澳洲幸运8走势|澳洲幸运8平台
返回首頁---權力巔峰 > 第十一卷 巔峰博弈 > 第2188章 真相與危機

第十一卷 巔峰博弈 - 第2188章 真相與危機

所屬目錄:第十一卷 巔峰博弈      發布時間 : 2016-12-12

    柳擎宇搖搖頭:“不用了。既然那個人說隔斷時間就會給我們發一些浩天的照片回來,那我們先姑且認為他會遵守承諾。而且現在浩天在對方手中,如果我們輕舉妄動,對浩天也不利。如果他真的對我們沒有惡意的話,當他用這三年的時間帶著浩天走遍我們華夏大江南北的話,也許對浩天的未來是好事。我們就等著這三年之約吧,看看三年之后,他會還給我們一個什么樣的浩天!”

    曹淑慧有些不高興了:“擎宇,難道僅憑幾句偈語我們就要相信那個老僧嗎?”

    柳擎宇苦笑道:“形式逼人啊。淑慧啊,你有沒有注意到,從浩天失蹤到現在有多長時間了,都已經半年多了,而我們呢?我們也是通過杜昊軒這個人才突然得知這個消息的,但是呢,從帶走浩天那個人的語氣來看,對方自稱老衲,應該是一個年紀不小的僧人,而且還是一個高學歷的僧人,首先可以肯定一點,此人絕對不是普通人,否則的話,他不會懂得把郝仁榮等人的犯罪材料交給秦西省紀委,而且他能夠在郝仁榮夫妻沒有發覺的情況下降他們打暈,這說明對方肯定是精通功夫的。

    而真正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是,對方在郝仁榮夫妻開著房車離開別墅之后,又是如何發現和追蹤到對方的,這些,都是重重疑點,所以,通過對這些事情的分析我隱隱感覺到,很有可能從浩天失蹤的時候開始,對方就已經注意到了此事,甚至很有可能會一直在追蹤此事。”

    曹淑慧不由得眉頭緊皺說道:“那么我就有些不懂了,如果對方提前就知道了浩天的下落,甚至為此追蹤了將近半年,直到這次才最終把浩天從郝仁榮夫妻身邊帶走,對方花費了這么長時間、這么多力氣,他的真實目的到底是什么呢?一般人可都是無利不起早的,對方花費這么長時間布局并最終帶走浩天,難道僅僅是為了把他帶走進行培養嗎?這個三年之約的背后,是不是還有什么別的目的?”

    柳擎宇聽完之后輕輕點點頭:“別的目的是肯定有的,任何人做任何事情都是有其目的性的,現在的關鍵就是對方是絕對不會輕易暴露其目的的。當然了,不管他暴露不暴露,我相信,以浩天這小家伙的聰明和機智,哪怕是對方帶著他三年時間,浩天的性格也很難被改變。現在,我們在只能坐等觀察了。”

    “那我們要不要派人去查一查浩天他們的下落,這次跟以前不一樣,這次對方每隔一段時間都會給我們發一些照片,只要我們想查,肯定可以查到的。”曹淑慧說道。

    柳擎宇搖搖頭:“不用了,既然對方說了三年之約,以對方的手段,肯定會可以保證三年之內讓我們找不到的。我們如果真的派人去查的話,也許會激怒對方,我們現在只能把所有的寶全都壓在浩天身上,不管對方有何種目的,他最終想要達到目的,肯定是要落實在浩天的身上,我估計對方把浩天帶走三年應該也是想要對浩天通過教育的方式來改變他的思維方式或者行為方式,只要浩天內心堅定,就不會輕易被對方給改變的。”

    “但問題是,浩天還僅僅是一個三四歲的小孩子啊,這個時候正是最容易被改變的時候。”曹淑慧有些擔心的說道。

    柳擎宇輕輕摟住曹淑慧的纖腰說道:“淑慧啊,要對我們的孩子有信心嗎?你沒有注意到嗎,小家伙現在雖然年紀小,卻已經懂得了進退之道,竟然忍了半年之久這才在宴會上當著那么多人的面曝光他的真實身份,這說明什么,這說明這小家伙的智商足夠啊,他可以清楚的判斷出什么事情什么時間做對他比較有利,一般情況下,就算是那些十幾歲的大孩子遇到這種事情也未必會想出這種辦法,所以,我只能說,我們家的浩天天資聰穎、智慧超絕!我們要相信他。而且你不要忘了,當年小家伙才多大點的時候啊,就知道往酒瓶子里撒泡尿當黃酒端給我來喝,普通的小孩在淘氣,也未必能夠忽悠人吧,更何況是像我這樣的大人。”

    曹淑慧聽柳擎宇這樣說,心中倒是好受了很多。現在,對于浩天的下落已經有了明確的信息,她和柳擎宇雖然不像以前那么擔心了,但是心中那種糾結的感覺卻依然沒有減少多少,畢竟,一想到浩天這么小就很有可能成為了別人手中的一張牌,心中還是充滿了悲痛和憤怒。

    兩天后,遠在千里之外的劉飛和曹晉陽面對面的坐在沙發上,看著手下之人匯報上來的情況,臉色全都十分沉重。

    此刻,以這兩位大佬的身份和地位,想要調查清楚此事并不是難事。

    諸葛豐手中拿著一份匯報材料說道:“現在經過我們國安人員查明,帶走浩天的人乃是隆興寺的一名高級僧人,法號空明,真名段逸山,此人是隆興寺資格最老的老僧悟法大師的親傳弟子,曾經先后在清華和麻省理工學院求學,畢業回國后曾經創立了一家電子信息類的企業,后來公司上市之后股價飆升,但是,自那之后,段逸山漸漸退出公司管理層,只保留了部分股份,再后來,接連五年沒有他的消息,他的股份也一直由專業律師團隊在負責,直到3年前,段逸山正式拜入悟法大師門下,正式出家。

    現在已經確定,今年中秋夜那天晚上,浩天在隆興寺內撞到的那名老僧就是悟法大師。”

    劉飛問道:“這個悟法大師到底是什么身份?”

    諸葛豐道:“悟法大師算得上是一位得道高僧了,一生都致力于佛法研究,勸人向善。但在隆興寺內極其低調,現在的主持是他的小師侄,對悟法大師極其尊敬。”

    “大師為什么會關注浩天呢?”曹晉陽問道。

    從國安人員側面了解到的情況,悟法大師雖然出世為僧,但卻又不是普通的出世修行,他對于世間政治走向有著超出常人的判斷,很多事情他都能夠預知事件的走向,當然了,這些事情只有極少的人才知道。

    所以,了解悟法大師的人認為,大師應該是看出了劉家和擎宇現在的處境十分危險,所以,他在半年之前,浩天離開隆興寺之后,就派出他的弟子段逸山也就是空明大師一路跟隨,對于這一點,我們已經調取了當時各個路口的監控錄像,基本上確定了這一點。也就是說,大師對浩天應該沒有任何惡意!而且,大師的做法也提醒了我們一件事情,那就是的的確確很有可能有人真的想要對浩天下黑手,甚至有人可能要對老大你和柳擎宇下黑手。”

    從大師的做法來看,大師應該認為你和擎宇、浩天應該是可以擔負起報效祖國重任的人,所以,他應該是想要通過這種方式來保護浩天。也應該算是對你的一種提醒吧!”

    諸葛豐分析完之后,眉頭緊皺,看向劉飛。

    因為這些只是他從所得到的諸多信息中分析出來的。

    劉飛和曹晉陽聽完之后卻是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神之中看出了震驚之色。

    劉飛長嘆一聲說道:“好一個悟法大師,當真是一位真真正正的大師,他竟然能夠判斷出我現在從處境十分危險,當真是了不起啊了不起。”

    曹晉陽也是一愣,看向劉飛說道:“劉飛,難道你現在真的很危險嗎?”

    劉飛點點頭,瞇縫著眼睛說道:“有些人對我即將走上新的位置十分不滿,意圖采取一些極其危險的動作想要對付我。之前我已經隱隱感覺到有些不太對勁了,也提前做了一些防備,只是經過這次浩天事件之后,我基本上已經確定了我之前的感覺。既然如此,那么對方的陰險目的是不可能達到目的的。”

    曹晉陽大驚,他可是非常清楚的,如果對方真的要對劉飛做些什么的話,那事情絕對不會簡單,連忙說道:“需要我幫忙嗎?”

    劉飛充滿自信一笑:“沒事,只要我確定了預感是正確的,就不會給對方留下任何機會。哼,想要擺平我,恐怕他也只能是南柯一夢罷了。”

    曹晉陽聽劉飛這樣說,也就放心了,對于這個老伙計的本事和能力,他太清楚了,曹晉陽便轉移話題道:“如此說來,悟法大師和他的弟子段逸山應該對浩天沒有什么惡意了?”

    劉飛點點頭道:“應該是沒有任何惡意的,這位大師,也是一位為國為民操心的大師,只不過,他身處出世之境,只能采取出世的方法罷了,而且為了保護浩天,他也只能連擎宇都瞞著。但是呢,大師卻又故意露出一絲破綻讓我們可以查到諸多蹤跡,分析推斷出其中深層次的原因,當真是高明之至。”

    “這么說浩天應該不會有什么危險了?”諸葛豐說道。

    劉飛搖搖頭:“那也不一定,當時我和老曹每個人都派了一個絕頂高手去保護浩天最終都被人打暈了,誰又能夠保證段逸山帶著浩天的時候不會受到第三方的追殺呢?你們不要忘了,對方既然膽敢對付我,又怎么可能會放過浩天呢?”

    “那我們要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擎宇?”諸葛豐問道。

    劉飛和曹晉陽對視了一眼,同時搖搖頭:“先不要告訴他了,免得他擔心,我們盡力派人去保護浩天吧。”

    ...


下一篇   第2189章 跑路的背后

上一篇   第2187章 三年之約
澳洲幸运8走势